探论癌症临床管理研究所

查看: 1370|回复: 0

新年福利:关于新冠肺炎感染你需要知道的道理和应对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

主题

954

帖子

4044

积分

积分
4044
发表于 2023-1-1 18: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病毒复制差别导致的病毒载量和免疫识别:有的人病毒容易感染,感染后容易复制,病毒载量升高块。有的人在阳人圈里面混了三天以上才会感染,感染后病毒载量升高不不快。这个是个性化的,原因可以很多,只需要知道你是易感还是不易感,没必要纠结原因。但是重要的是这里:易感的大部分不会有症状,包括发烧。而不易感的绝大部分会有症状。从放开前后的数据看,那些容易感染的是之前我们看到封控期间还会阳的人,所谓在阳人身边一过就传上了。这类人传的快,病毒载量升高快,免疫识别也快。几乎不存在什么高炎症症状下免疫就识别了,所以是无症状的可能性大。之前方舱的都是这类人,我们以为中国社会上也全是这类人,固有大号感冒一说。然后放开了,所有人都被病毒感染,有些病毒载量升高不算快,感染了也要等好几天才会发烧(抗原量升高到先天免疫开始报警)。这类人因此会有症状。封控保护的恰恰是这些人,也就是现在死去的不易感人群。现在看,中国人当中还是这类不易感人更多(外国人可能是易感的多,在外国的中国人应该还是不易感的多)。这就是放开前后数据打架的原因。
2、免疫对病毒的识别问题:免疫对病毒的识别是抗原特的,直接由遗传因素决定,是个“命”中注定。除此之外有些规律,比如对于从未见过的抗原,免疫识别在年龄上存在根本差别。青少年的体内未分化T细胞贮存多,总可以找到识别这个病毒的T细胞,因此从免疫启动的速度上会比较快。而中老年因为体内已经几乎没有未分化的T细胞(胸腺萎缩的结果),就只能看之前用过的T细胞能不能识别这个病毒。能的话还要看接近程度,很接近的话,有可能很快识别和灭活病毒;不算接近有可能识别快,灭活慢(因为本来也不是为此存贮的记忆)。差的更远就只能是识别慢,灭活慢。当然还是有怎么都识别不了的,最终只能是先天炎症越来越高,导致系统炎症和凝血异常死亡。
3、免疫对病毒的应答分为先天应答和后天应答(过继免疫应答)。先天应答是由于病毒感染导致的细胞死亡产生的,这个是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会发生的。我们说的炎症往往就是指这个过程。这些活动的目的是为了找来过继免疫的T细胞看看有没有能识别的抗原,有的话过继免疫接手,完成抗原清除。没有的话继续发烧和炎症,等着其他不太接近和常见的记忆中可能会出现的识别。实在没有就是上面说的最终走到系统炎症和死亡。
4、症状管理:症状主要来自炎症,特别是先天炎症。为了减少伤害,这个时候积极退烧是必要的(也就是没必要扛着)。退烧用布洛芬这类非激素抗炎药效果最好。只是剂量上一般人按照说明书往往不够,需要酌情加大剂量(比如到每次400-600毫克),只要剂量足够,退烧和缓解疼痛还是很有效的。大部分人过继免疫启动识别后会下调先天炎症(退烧),然后就慢慢恢复好了。但是对老年人来说就可能不那么顺利,很多时候过继免疫找不到识别病毒抗原的T细胞,因此时间上持续维持在先天免疫阶段。对这类病例需要退烧和抑制先天免疫炎症(激素),还可以用抗病毒药物来降低病毒量(不应该长期用,因为会干扰免疫识别)。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等着过继免疫启动和控局。如果免疫起不来,不管怎么用药也还是会过渡到系统炎症和死亡。这个时期的用药就复杂了(比如抗凝血异常)。另一方面,很多老年人靠之前的免疫记忆可以识别这个病毒,启动的免疫识别往往不是针对新冠病毒的,是之前某个抗原的记忆,甚至是针对自身抗原的,等到激活之后可能会继续攻击之前的抗原(比如肺组织),导致自身免疫攻击。大量的肺炎(白肺)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跟病毒无关了。这个时候的病毒抗原是阴性的,或者只有弱阳性。针对这个节点,如果提前用中低剂量的激素压制一下可能可以缓解(比如每天一次3-4粒地塞米松)。不能的话也能为去医院用静脉激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不至于突发死亡。至于那些长期的咳嗽,乏力,血压异常,心率异常都是过继免疫之后的自身免疫攻击导致的。靠布洛芬这种退烧药不如口服低剂量激素来的更有针对性(比如泼尼松,地塞米松两粒一天就可以大大缓解,顶多用到3-4粒总是会明显见效的)。随着时间,三周下来就差不多恢复正常了。不用激素的话,有可能变成长期慢性自身免疫攻击,反而麻烦。
5、抗病毒药物:这个是降低病毒载的药物,对免疫影响甚大。病毒太低免疫识别不利,变成慢性感染的风险很高,是一个巨大隐患。但是通过下调高病毒量可以为过继免疫启动争取几天的时间就可能避免因为高病毒量导致的先天免疫失控而带来的系统炎症和死亡。老年人因为没有未分化T细胞,所以经常会发生过继免疫识别不力,这个时候适当抑制一下病毒量而缓解高炎症有可能是获益的。这个是指根据药物机理的推测,没有临床证据。具体使用的时候应该看着抗原量和发烧程度用药,而不是闭着眼睛用。只要伴随发烧后抗原下降就不该再继续用抗病毒药物了。至于很多抗原已经转阴之后的肺炎,我上面说了是自身免疫攻击的结果,跟病毒无关,用抗病毒药物不可能有效。
6、对于探论的患者,我之前不建议打疫苗是因为会跟免疫争夺有限资源。当然我也没有想到国家会放开感染。目前我们面临的是远高于普通人的风险,因为抗病毒的免疫应答一定会剥夺抗肿瘤的应答。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只能自求多福吧。原则上,我们需要先争取控制病毒,再回来对付肿瘤。所以上述的用药原则还是适用的。很多战士都已经在私信里求助了,这个没问题,具体操作大家还可以来问我。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顺利战胜病毒疫情。明年我们继续再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探论癌症临床管理研究所 京ICP备20006520号-1

GMT+8, 2023-2-2 05:59 , Processed in 0.149435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